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pinterest icon RSS订阅禁闻

外媒:我知道香港完了,因为我母亲已不看无线电视(TVB)

2016年03月21日 22:16

他们说香港是‌‌“亚洲国际都会‌‌”,一个国际金融中心,一个自由的国际性社会,不仅有很多高楼大厦,而且有全球性的公民来这里寻找机会,希望这里能给他们带来财富,帮助他们实现梦想。

然而,在现实中,这不过是一个都市神话。我会告诉你我怎么知道的:我已经不看无线电视(TVB)。

如果你不是一个土生土长的香港人,那么让我解释一下。在香港,免费收看的主要就是TVB,自1967年的骚乱以来开始播出。这是香港第一家免费电视台,由电影制造商、慈善家邵逸夫共同创立,当时香港经历了左派的骚乱,该骚乱造成51人

这是香港的一个分水岭——从政治动荡走向1970年代的繁荣。每日直播的综艺节目《欢乐今宵》反映了这座城市生活方式的改变。

我的母亲1950年代末出生于香港,在公屋村长大,是一名小学学历的家庭主妇,几乎不会说英语。她是TVB翡翠台要针对的观众,自打我有记忆以来,这个粤语频道一直是我们家的头号频道。

我们从小就看TVB的节目,最引人注目的是长篇家庭连续剧《家变》(??1977年)、犯罪惊悚片《猎鹰》(1982)、生活喜剧片《他来自江湖》(1989年)以及爆笑情景喜剧片《男亲女爱》(2000年)。香港充满活力的娱乐产业曾经一度统领亚洲,这些节目帮助塑造了香港的文化身份,并把香港的身份和语言出口到国外。

当今许多最耀眼的演员和导演,其中包括周润发、刘德华、梁朝伟、张曼玉、王家卫和杜琪峰,都在1970年代到1990年代在TVB闪耀过,当时TVB的影响力从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延伸到韩国、台湾和全球各地讲中文的社区。

TVB的新闻曾经是香港的权威之声,每个人都信赖它。从报道中英联合声明的谈判,到1989年北京的学生,该运动导致了‌‌“六四‌‌”天安门屠杀,TVB的消息是香港的主要信息来源。

我记得1989年中国学生运动的高峰期,一到TVB新闻广播的时间,我们家就会马上观看,并一直让电视开着,以防万一有最新进展的特殊新闻简报。那时我还太小,不能理解成年人谈论的政治,但是我父亲用我们的录像机把这些新闻广播录了下来。‌‌“这是历史‌‌”,他当时说,‌‌“留给你将来看‌‌”。

过去的TVB是香港人的集体记忆。

但是,现在已经不是这样了。当2014年10月‌‌“雨伞运动‌‌”情绪高涨时,我的母亲开始质疑TVB的新闻。数以万计的示威者蜂拥到政府总部所在地金钟,以及繁忙的购物区铜锣湾和。他们占领街头79天,要求真普选,候选人不须经北京的筛选。

我母亲很清楚目前在行政长官梁振英带领下的港府一直没有听取公众要求民主的强烈之声,要求对港政策应该有利于香港本地的社区。但是,像她的许多同龄人一样,我母亲不支持造成社会动荡的占领运动。尽管如此,她通过观看新闻来了解最新的动态。


引起她注意的是关于大约7名殴打示威者曾建辉的新闻报道。TVB新闻镜头捕捉到了这起打人行动,并播出了报道。

然而,在后来的新闻广播中,这段令人震惊的录像被编辑过,而且记者的叙述改口了,企图淡化警方暴行的影响。曾建辉挨打的片段被剪掉了,一名解说员说:警员‌‌“涉嫌过度使用武力‌‌”。我母亲不知道为什么TVB新闻不得不做出这样的改动。为了找出究竟发生了什么,她也开始观看其他的新闻频道,例如那些需要付费的电视新闻频道。

最近对旺角骚乱事件的报道迫使我母亲完全关掉了TVB。

在农历新年的第一天,警方和抗议者之间爆发了夜间的暴力冲突。抗议者们声称要保护无牌鱼丸和街头小贩的利益,他们试图在节日期间多赚点钱。抗议者向警察投掷砖块,警察对空开了两枪。

我与我母亲一起观看的新闻。令我惊讶的是,她质疑为什么节目中更多的时间是报道那些谴责抗议者的人,而不是那些质疑造成本次暴力的根本原因,以及政府在整个事件中的作用。

她也无法理解为什么刚刚在墨西哥一座监狱爆发的暴乱,造成50人死亡,TVB新闻称之为‌‌“骚乱‌‌”,而旺角无一人死亡,却被称作‌‌“暴乱‌‌”。

我无法回答她的问题。尽管我母亲所受的教育不多,但她的洞察力让我惊讶。

‌‌“现在TVB是在用普通话和简体字幕来播新闻吗?‌‌”有一天当她不经意转到TVB新的数字频道J5时说。那个频道是用普通话播新闻,我能听懂普通话,就像能听懂英语新闻一样。但是字幕呢?‌‌“TVB什么时候认为我们读的是简体字?‌‌”她说。

确实如此。在香港,以及台湾和澳门,我们使用的是原来那种中文字,不是由中国共产党任意创立的那些简化字。

结果,我母亲转到了付费的新闻频道。如今,她是从NOW TV那里获取信息,一个月大约交200港币(26美元)。

但是,情况不应该如此。

应该免费提供给广大市民公正、准确的新闻报道。这是像TVB这样免费电视台的责任,TVB已经被授予许可证,让几乎所有生活在香港的人都能接触到TVB。当市民对港府失去信心,认为它没有决心保护香港的自由和法治时,媒体的这种责任尤其重要。

如果对香港粤语新闻广播的自我审查也悄悄渗入付费电视,我母亲可能别无选择,只能转向互联网获取新闻信息,那还得要求粤语信息依然能在香港自由地流动。

(本文译自《石英》2016年3月13日刊登的Anne Marie Law的文章,题为‌‌“我知道香港完了,因为我母亲已不看TVB‌‌”。)

原文链接:I know Hong Kong is over—because my mother has stopped watching TVB

来源:博谈网记者周洁编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分享到:

欢迎您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