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pinterest icon RSS订阅禁闻

侯欣发:“平安夜写给校友雷阳”后 进了派出所

2016年12月28日 0:03

侯欣发出此文后,被带到警告,并禁言

雷阳已经死了很久了,身为人大校友,一直没有发声,不仅是因为当局的告诫,更是因为雷阳曾是充满正能力的,曾是讥讽嘲笑我这样不识时务的异议分子的,自认为姓赵的一员。

雷阳入学的时候,我早已毕业,不知道雷阳是否清楚在人大的校园里,官方承认有六名他曾经的师兄师姐,死于二十七年的那个血色黎明,是北京所有高校中人数最多的;不知道雷阳是否知道一周年后,有人在东门,人大的正门被捕;不知道他是否知道刘贤斌,那个也曾在人大校园里读书,92年被判刑2年,出狱后被控山巅,获刑13年。出狱后再次又被控山巅,2011年被判刑10年的人大学子。我想:雷阳,你是不知道的!即使知道,你也觉得和你无关,不嘲笑他的“愚昧”、“固执”就是你的厚道了。

雷阳,死者为大,我没有谴责你的意思,何况你死的如此之惨,身后留下刚满月的女儿,我想你也是死不瞑目的吧?泉下有知,更让你死不瞑目的是:你永远无法讨还公道!即使我们这些你认为很傻很天真的人,一直冒着封号、禁言、传唤,甚至坐牢的风险,锲而不舍的为你呼吁!而公道,是绝不会降临到你的身上的!因为,二十七年来,不,是67年来,这个体制一直就是如此的穷凶极恶!

雷阳,我也没有责怪你,记得我曾对前来传唤的国保说过:请在你的权限范围内,对我保持最基本的尊重,不仅因为我是女性,不仅因为我的岁数比你大,更是因为:我舍弃安逸的生活,冒着失去自由,甚至生命的危险,浴血抗争,争取来的权力里,也包括你的一份子!雷阳,今天这句话我送给你:没有法制,一时的安逸只是苟安,绞肉机的体制下,人人都可能是下一个受害者!

雷阳,,一路走好,对不起,现在的我们,无力为你讨还公道,但我想,这一天,不会太远了。

中国人民大学八六级中文系侯欣

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分享到:

欢迎您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