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pinterest icon RSS订阅禁闻

凌晓辉:惨烈死者:内脏掏空 皮肤剥光 眼睛挖掉 通过儿子验血才确认

2017年02月17日 18:46

史永清(女,35岁),河北省安国市祁州镇法轮功学员,1999年720后多次去北京为请愿,在2001年被保定劳教所劳教释放后,祁州镇曹书记强行将她拐卖到定县丁村,甚至还把她户口也强制迁走。史永清在丁村遭随意打骂,出入没有自由。史永清忍无可忍,以拐卖妇女、儿童罪上告祁州镇时任曹书记,结果反被劳教,劳教到期后又被绑架到涿州洗脑班继续,直到生命垂危,当局趁她家人不在时把她偷偷送回,扔进她家院子一走了之。2004年1月9日,史永清含冤离世。

野蛮行径2)、残忍、疯狂

1)、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而死

贺秀玲(女,52岁),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幸福十村法轮功学员,因拒绝〝转化〞被烟台市南郊迫害得奄奄一息,于2004年3月8日送到烟台市毓璜顶医院(又叫专区医院)。3月11日早晨7点多钟,烟台市芝罘区610办公室主任李某电话通知贺秀玲丈夫徐承本赶紧去医院,说人死了。徐承本通知了附近几个家属,一起来到医院太平间时,大家看到贺秀玲的腰间有绷带缠绕包着,她的双眼还在流眼泪!家属们看她还活着,急找,可医生置之不理。最后亲戚都去找,医生才带着心电图仪器在十一时三十分左右来到太平间。经测试,贺秀玲的心脏还在跳动,当心电图测试纸跑出十几公分长后,医生急忙撕碎心电图纸逃走了。由于没有任何抢救,贺秀玲不久去世。徐承本后来知道贺秀玲在尚有呼吸的情况下被了肾脏,送入停尸房,于是将妻子贺秀玲尸体保存起来持续上告。警方起价十万元欲买徐承本不再上诉,遭徐拒绝。多方投诉无门情况下,两年后徐承本网上发文质疑妻子被活摘器官,第二天即被抓捕,后被毒杀,贺秀玲的也旋即被强行火化。

2)、法轮功学员皮肤被剥光,内脏被掏空

郝润娟(女),河北张家口人,家住广州白云区,因4次到北京为法轮功请愿被抓,2002年遭二十二天酷刑摧残后死在广州白云看守所。当家属被通知去认尸时,遗体已面目皆非:内脏全掏空,皮肤被剥光,眼睛被挖掉,只剩下一堆尸骨、肉,还带有鲜红的血迹。看过遗体两次后,家属都认为那不是郝润娟,只好把两岁的带来验血,最后证实那面目皆非的遗体就是郝润娟。

要使迫害政策赢得民众的支持,就必须得把一个以真善忍为基本理念的善良民间团体抹黑成一个杀人、自焚、愚昧、迷信的〝X教〞组织,就必须得控制全国媒体编造弥天大谎欺骗民众,于是诸如〝天安门自焚〞这样的事件就被不断的导演出来,成为中共在民间煽动仇恨的典型案例。这种颠倒黑白的舆论宣传与严厉的思想管制(逼全国各单位表态以示支持迫害政策)实质就是要泯灭全国人民的智慧和独立判断力,使普通民众失去分辨是非的能力,在思想和行为上沦落为中共迫害政策的支持者和帮凶,这等于挟持他们,毁灭人性和人类基本生存法则。

江泽民一方面向世界承诺中共在减少酷刑折磨,效仿希特勒提供假象让部份海外主流媒体记者参观劳教所的〝文明环境〞,一方面被公开的中共的酷刑个案却越来越多,尤其是在迫害法轮功群众上更是不择手段,使用酷刑至少达40种以上,使用对像中妇女和老人占相当比例,令人发指。如:连续多日剥夺睡眠;多根高压电棍同时长时间电击(其中包括放在大法弟子嘴里放电,电击胸部、腋下、乳房、阴部等等);形形色色的手铐、脚镣、〝烟杆铐〞、〝狼牙铐〞、背铐;橡胶棍、狼牙棒、地牢、水牢、死人床、坐板;抽人的鞭子有皮的、铜丝拧成的、钢筋条、荆条、全竹竿(带刺)、上绳、铁钉钉指甲缝、铁钳子拧肉、用钳子拔指甲、蹲小号、坐铁椅子、惩罚性灌食、用普通塑料管灌辣椒水、灌浓盐水、灌大粪汤,冬天往头上浇凉水、脱衣服在外面冻,数伏炎夏在太阳下暴晒;不让大小便;连续半月不让睡觉。注射和强迫大剂量服用破坏中枢神经药物;超极限强度的电针摧残,等等等等。

5)、法轮功救人,中共杀人

众多被法轮功从病魔手中抢救过来之人,却横遭中共酷刑虐杀。调查显示,在被迫害至死的近四千名法轮功学员中,31%在修炼法轮功前都因患有各种病症而痛苦不堪,多方医治无效情况下,后来都因为法轮功而恢复健康,最后却又被中共以各种手段迫害致死。78%的学员在修炼法轮功前患有各种严重病症;11%的学员在修炼法轮功前患有各种癌症;8%的学员在修炼法轮功前经常生病,或自小体弱多病;3%的学员在修炼法轮功前有各种残疾,或者瘫痪,或者失明,弱智,还有驼背〝罗锅〞等身体缺陷,后来都因为炼了法轮功而瘫痪者能够行走,失明者复明,弱智恢复正常,甚至90度驼背〝罗锅〞都因此而伸直。

可是,千千万万被法轮功从病魔手中抢救过来的人,他们回复了健康并励志做一个好人时,被中共恐吓后迫害至死。

霍艳华,女,40多岁,曾因患绝症,几乎命丧黄泉,因修炼法轮功获得新生。然而,因霍艳华坚定法轮大法信仰,多次遭到恶警的骚扰、绑架、非法劳教等迫害。2000年7月,霍艳华被吉林附属医院诊断出患了结肠癌,手术时,医生见腹内长满了瘤子,无法取出,便给缝上刀口,告诉家人准备后事。这时,霍艳华想起98年她曾经修炼过法轮功,由于中共疯狂迫害就不敢炼了,现在都是要死的人了,还怕什么呢?这么好的功法,不学太可惜了,也没几天活头了,能学多少学多少吧。就这样,霍艳华重新开始学法。奇迹出现了,不到两个月,肿瘤从大便中排出去了,20多天后她就利索了,什么活都能干了。当时中共正在造谣说练法轮功死了多少人,霍艳华决定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而被抓到北京平谷看守所。因她拒报姓名,被两三个警察轮班殴打,警察把皮鞋底子、木板子都打断了还不罢休,又把她吊起来,往眼睛里泼药水,大冬天从脖领子里往里浇凉水,脚都被冻在鞋子里……警察整整的打了她8个多小时。霍艳华被劫持回当地后,又被当地派出所非法劳教。

(未完待续)

来源:《新纪元周刊》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分享到:

欢迎您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