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pinterest icon RSS订阅禁闻

隐匿的比特币“地下钱庄”:人民币出海密道寻踪 图

2016年11月02日 22:42

在北京东三环的一家咖啡厅里,20岁出头的段伟不断地敲击着键盘,短短几分钟内,他账户内的从咖啡厅,转移到了地球的另一端,最终以形式提取至卡。

段伟的屏幕上显示的,并非是银行客户端,而是一条条蜿蜒的曲线,的价格曲线显示,近期比特币值持续上涨,这无疑给段伟的操作提供了必要的安全垫。

从国内的交易平台买入比特币——提取比特币——转移到国外交易平台——卖出比特币——提现至银行卡,通过这一路径,段伟的资金可以毫无限制地跨境往来。

比特币诞生于2008年,是一种数字化的虚拟货币,根据设计者中本聪构建的模型,比特币最终的发行总量为2100万个,并在未来30年内,由计算机的算力逐步“挖出”。

比特币可以便捷、自由地兑换成各国的法定货币,同时,它被大多数视为商品,而非货币,其商品属性可以避开部分国家的资本项目管制。

随着持续波动加剧,比特币,这一由33位字母和数字组成的数字货币,俨然已成为一些资金绕过外汇管制的最新通道,并在国内掀起一场外人觉察不到的波动。

(比特币,成为一些资金绕过外汇管制的最新通道,在国内掀起一场外人觉察不到的波动)

高净值客户的新需求

在北京一家私人财富管理任职的张子亚,最近一年来开始被客户频繁问及海外资产配置的问题

尽管公司专门为这些客户需求,配备了海外投资顾问,并找到了一些优质项目。但每人每年最高5万美元的外汇额度管制,成为这些客户资金出海所面临的首要难题。

传统的解决方法中,购买大额保险,以及找到跨国贸易公司换汇,是张子亚客户最常使用的方式。不过,张子亚坦言,这两种方式,均存在一定的弊端。

通过购买香港大额保险,将人民币资产置换为以美元计价的保单,再将保单通过抵押给银行获得现金贷款,继而完成资产配置。不过,这一过程要视保单条款而定,中间程序较为复杂。

通过跨国贸易公司换汇,张子亚解释,贸易公司通常在中美两地均有业务,因此可以提供换汇的便利。不过,这一方式机动性较大,为客户找到合适的贸易公司,并匹配双方的换汇额度,具有一定的难度。

(购买香港大额保险,将人民币资产置换为以美元计价的保单,将保单通过抵押给银行获得现金贷款,继而完成资产配置)

段伟们的存在,为张子亚的客户提供了一个新的途径。

通过比特币来完成资金出海,实际上早已有人实践。早在2013年,即有多位比特币圈内人士对《》透露,有国内玩家通过这一方式,为海外留学的亲友,汇寄学费和生活费;此外,也有一些玩家通过比特币,来转移部分资产。

一位比特币圈内资深人士对《棱镜》表示,彼时这种情况虽然有,但并太多见。他将原因归结为,其一,比特币的接受程度并不高;其二,通过比特币换汇,过程虽短,但也依然要承受潜在的币价剧烈波动,以及平台跑路的风险;其三,彼时人民币汇率十分坚挺。

贸易公司在中美两地均有业务,可以通过跨国贸易公司换汇。

比特币的迅猛行情

时过境迁。与几年前相比,在他陈述的三条原因中,一些情况已经发生变化。

首先是比特币行业发展逐步多元化。国内的交易平台推出了比特币期货交易方式,允许玩家通过做空这一逆向操作来获利;甚至还有平台推出质押比特币获得资金,继而将资金投向A股或美股等。

其次是比特币的波动风险和价差风险。不过,这位人士表示,近几个月以来,比特币一直保持上涨趋势,因此为换汇提供了很好的环境。对于中外交易所的价差问题,目前也有国内平台提供价格锁定的功能。

自2015年“811汇改”以来,人民币汇率贬值的大趋势下,更是推动比特币价格持续上涨。

2016年11月1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最低报6.7768,位于近六年来最低纪录附近;而比特币当天价格再次创4个月新高,突破5000元大关。比特币8月以来比特币进入上升通道,从3836元一路涨到5000元。

人民币汇率与比特币两者的K线图,恰好走出两条几乎相反的曲线。

火币网COO朱嘉伟表示,在人民币汇率波动时,投资者会考虑配置一些保值和避险资产,特别是与人民币汇率联动呈弱相关和负相关的资产,例如美元、黄金、比特币等。

前述比特币圈内人士表示,比特币具备的换汇天然属性,也在客观上推动了币价的上涨。

(人民币汇率与比特币两者的K线图,恰好走出两条几乎相反的曲线。)

资金出海新渠道

人民币汇率波动加剧,比特币这种方便快捷的方式,成为资金出海的新渠道。

段伟的商机,也自此而来。“比特币在中国并没有被认定为货币,而是一种商品,所以你拿人民币来买这种商品,再通过海外的平台把商品兑换成其他货币,从规则上来讲,并没有问题。”他说道。

这也是诸多交易平台的逻辑。不过,为撇清责任,国内的交易平台都限定了相应的风控措施,防止通过该途径洗钱。

“主要手段就是实名制,每笔交易要留下具体身份信息。”一家比特币交易平台客户经理说道,“其次要保证购买比特币的资金,来源合规合法”。

这位客户经理表示,交易要求实名制,主要是防范包括电信诈骗犯等群体,利用该途径洗钱,向境外转移资金。

一个极端案例是,在2015年股灾期间,通过高频交易获利20多亿元的贸易公司伊世顿,谋求通过比特币来转移巨量资金。

《棱镜》获悉,伊世顿彼时找到了比特币中国这一交易平台,但比特币中国相关人士告诉《棱镜》,伊世顿彼时没有通过相应的实名制验证,且交易数额巨大,这一行为引起平台的警觉,从而拒绝了伊世顿交易请求。

不过,对于满足实名制要求的客户,不同的比特币交易平台设置了从50万美元至100万美元不等的每日额度。至于客户将比特币兑换成美元之后的用途,多家平台的客户经理表示,他们对此并不关心。

地下钱庄的“增值服务”

50-100万美元的每日额度,远远超过了外管局限定的每人每年5万美元的限制。叠加上操作快捷的优点,通过比特币交易平台实现资金出海,成为一些玩家的新偏好。

不过,前述比特币圈内资深人士告诉《棱镜》,因交易平台设置风控措施较为麻烦,更大的体量,或集中在比特币场外交易中。

相较于比特币交易平台,场外交易更加隐匿,且提供的换汇额度更大。

其中的典型,又当属比特币“地下钱庄”。《棱镜》获悉,这类“地下钱庄”,直接提供人民币兑换美元的交易,中间比特币交易环节完全由“地下钱庄”来进行,省去换汇人买入再卖出的环节。

“地下钱庄”,直接提供人民币兑换美元的交易,省去换汇人买入再卖出的环节。

此外,还有一些“地下钱庄”,可以为换汇人提供匿名的比特币钱包,该技术可以隐去持有人任何身份信息,并供其在海外交易平台上进行提取和汇兑。

“地下钱庄”甚至直接通过即时通讯软件,来招揽业务。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这些钱庄多集中于广东一带。

实际上,对于比特币可能存在的洗钱风险,央行早在2013年发布第289号文,界定比特币为虚拟商品,并要求金融机构和支付机构不得直接或间接为客户提供其他与比特币相关的服务等。2014年,央行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比特币风险防范工作的通知》,重申对比特币的态度,并提示比特币具备的匿名、跨境流通便利等特征,要求金融机构将比特币纳入反洗钱监控。

尽管有监管在前,但在人民币汇率波动加大的当下,段伟的生意仍在继续。他自信满满的表示,只要比传统的那些方式成本低,资金利用比特币出海的市场就会一直存在;况且,单纯从技术层面来讲,利用比特币进行换汇,目前依然是最便捷的通道。

这似乎是支撑比特币近期不断上涨的逻辑之一,11月1日,比特币再次刷新四个月价格新高,达到5000元。

但初入行的段伟,并未意识到比特币价格高涨背后的高波动性风险。连续上涨多日的比特币价格,目前也仅仅是2013年币价的一半。彼时一天时间之内,比特币价格从8000多元的价格,狂跌至4000多元,在2014年更是一路走低至1000多元,这是一段至今让一些玩家不愿记起的回忆。

币价潜在的巨幅波动风险下,逃脱监管的资金在获得出海便利性的同时,也在默默之中让渡着资金安全性。

来源:华尔街见闻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分享到:

欢迎您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