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pinterest icon RSS订阅禁闻

共青团官员接连落选19大代表 “团派”因何再被关注?

2017年09月10日 10:16

中共第一书记”中共。另一名出身共青团的现任中共中央候补委员杨岳也提前出局。港媒称,“团派”在新一轮政治博弈中溃败。不过,有专家分析,所谓“团派”根本不存在,而被习近平边缘化的团中央其实隶属于江派管辖。外界认为,有舆论炒作习打压“团派”,其实是江派背后放火,分化习近平和的“打江”联盟。

在已经公布的十九大代表名单中,没有中共团中央第一书记秦宜智的名字。港媒消息称,秦将被闲置到国务院副部级岗位。

此外,中共江苏省委常委、副省长杨岳也没有入选十九大代表,说明其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地位不保,已经提前出局。

杨岳曾长期在中共共青团工作,曾任共青团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等职。2008年外放出京。

9月9日,香港《东方日报》文章称,秦宜智的边缘化,再次折射出“团派”在新一轮政治博弈中的溃败。

近几年,随着习近平当局对团中央的整肃,该部门预算财政拨款减半,机构大规模合并,团中央书记处书记陆续被外放闲职。如今,共青团已被〝边缘化〞,不再是中共官场晋升的快车道。

共青团隶属于中共群团工作范畴,而主管群团工作的中共政治局常委是江派刘云山。

香港《争鸣》杂志6月号披露,刘云山扣押了中纪委这份反馈报告,不传达,不作讨论。4月下旬,中纪委查询此事时,刘云山以担心影响共青团工作,避免被外部势力利用抹黑共青团等理由辩解。

在刘云山利用中宣系统给习近平阵营搅局的过程中,也不乏共青团的身影。此前,共青团旗下多次配合中宣部,炮轰被认为王岐山〝老友〞的任志强,并一度将炮火引向〝半夜给任志强打电话〞的王岐山。

中共体制内学者辛子陵认为,海外有部分媒体将习王阵营清洗共青团解读为〝打击团派〞,背后是江派在放火,目的是分化习近平和胡锦涛的〝打江〞联盟关系。

因为胡锦涛出身于共青团中央,所以部分媒体用所谓“团派”来指代胡锦涛。

“团派”有团无派?

一直以来,外界一些媒体将共青团出身的官员通通归为“团派”,这类官员有五十年代出生的令计划、李克强、、汪洋,亦有六代出生的胡春华、周强、陆昊、秦宜智,既有中央层面的大员,亦有类似万庆良、白云等地方诸侯。

不过,“团派”是否存在就一起有争议,有观点认为,所谓“团派”其实是有名无实的虚拟政治派系。

旅美学者何清涟去年8月曾在美国之音撰文认为,有人之所以认定“团派”的存在,是因为60、70后的省部级干部不少出身共青团系统。她说,“我从不认为这些出身共青团系统的官员在中共政坛构成了一个派系,即使在胡锦涛任总书记的十年内,共青团出身的官员,例如李克强、李源潮、令计划等都获大力拔擢,但也不构成‘团派’。”

文章指,共青团系统一度成为中共培养接班人的基地,是当时的制度安排。团中央对团干部的关照提拔,往往在他们从团中央转任地方职务之后就结束了,他们今后再想晋升,则需要重投靠山,进入新一轮权力博弈。这些人一般也不再与团中央保持利益纽带关系。

何清涟还从李克强、李源潮、令计划之间与胡锦涛的实际关系说明,“任职于共青团中央的官员之间既无共同的利益纽带,也无一个愿意维系帮派利益的领袖,更无互为奥援的愿望,将其称之为政治帮派,实在有点勉强。”

何清涟认为,就本质而言,习近平将共青团边缘化,与其说是要打击所谓“团派”,还不如说他要改变中共之前的组织路线,结束共青团长期以来为各级中共党委及政府输送人才的政治使命,今后只作为中共一个“群众组织”而存在。

她表示,习近平做出这种改变,主要是格于时势。一是方便中央高层留谁不留谁的需要;二是治理乱世需要能吏、干吏,习近平对能力平庸的共青团系官员必然产生不满。

阿波罗网李华明报道

来源:阿波罗网李华明报道

分享到:

欢迎您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