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pinterest icon RSS订阅禁闻

中朝边境核爆 韩国发现核辐射 中共“一切正常”

2017年09月10日 12:30

朝鲜本月3日在中朝边境进行核后,韩国官方报道已在本国境内产生的放射性物质。而官方则连发公告称〝一切正常〞。

韩联社报道,韩国原子能委员会(以下简称原安委)9月8日表示,在韩国境内检测出放射性物质氙。该物质疑似因朝鲜日前进行第六次核试验时产生。

报道称,原安委表示,氙是截至当天在陆海空进行采样分析检测后发现的。

原安委正在对放射性物质氙传入国内的途径进行调查,将对各种情况进行综合分析并最终判定这是否与验有关联。

由于自然界中不存在放射性物质氙,因此检测到氙被视为核试验的证据。

朝鲜9月3日的核试验,是在距离中朝边境仅几十公里的丰溪里核试验进行的。该基地距离韩国边境数百公里。

据报,中国延吉市感受到强烈地震,有部分墙体出现裂缝,许多居民因楼房剧烈抖动,只穿内衣就逃出家门。之后,中朝边境陷入对核辐射的恐惧,很多谨慎的民众出门都开始佩戴口罩。

不过,就在朝鲜核试验后,中共国家核安全局第一时间连发三个公开,宣布:〝于核试验当天,对东北及周边地区进行了第一轮调查。一切环境辐射强度值均在安全范围内。〞

很难确定,一贯欺瞒民众的中共官方结论能在多大程度上安抚人们对朝鲜核爆炸与核辐射的恐惧。

2013年朝鲜进行了第三次核爆。同年7月,韩媒披露,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与时任韩国总统朴槿惠会面时透露,鸭绿江的水质已经受到了朝鲜核试验的影响。

李克强之语意味着朝核试验的确造成了核污染,并侧面证实,中共环保部应该已经对朝鲜核试验造成的影响进行了评估,并且掌握了确凿,比如确认了土壤、植被、地下水等放射性超标等。不过,鸭绿江水质受到核污染的信息却在大陆被封杀。

事实上,中共连自己30年核试验造成数十万国人死亡的事实都视为〝绝密资料〞,至今仍拒绝公布。

1959年6月13日,中共在新疆沙漠腹地罗布泊成立了核试验基地,自1964至1996年,32年间秘密进行了至少45次核试验,总爆炸当量达两千万吨,不但将罗布泊炸得千疮百孔,还造成大量居民伤亡。

据《日本产经新闻》2009年4月30日报道,日本札幌医科大学核防护学教授高田纯在其研究论文《放置在丝绸之路的核冒险恐怖》中称,〝中国的核试验缺乏足够的核防护措施,中共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举行的45次核试验,被害规模超过二战日本广岛原子弹的四倍,估算放射污染导致周边居民19万人急性死亡。据中国内部文件透露,有129万人受到急性核辐射,其中死亡达75万人之多。〞

报道说,高田教授从2002年8月调查研究中共核试验造成的影响,根据中共45次核试验的爆炸威力、放射线当量、气象数据和人口密度分布等计算出以上被害人口数据。

高田教授的论文指,在楼兰古迹附近3次举行的万吨级核爆炸所放射的高能射线,产生了大量的〝核沙暴〞,随风漂流降落在相当与136倍东京都面积的新疆附近地区,造成大量维吾尔人伤亡。

日本中亚史专家金子民雄先生也曾经深入罗布泊进行田野调查。据他回忆,在现场作业时,眼睛不停流泪,泪中掺着血,喉咙难受,鼻子还流血。核辐射后遗症多年后还困扰着他。

另据海外学者郑义披露,新疆核试验场中心叫黄羊沟,距离人口稠密的库尔勒市和近百万人口的水源地──新疆第一大淡水湖博斯腾湖仅仅270公里。一位曾在新疆工作多年的旅美学者这样回忆:

〝……那里核污染情况已到了触目惊心的程度。凡是靠近核试验场方向的树木树叶全部脱光,长满鱼鳞片的皮肤病患者和毛发脱落等症,随处可见。试验基地每进行一次核爆炸,远在万里之外的日本便向中国递上照会,严重抗议。说是原子放射的尘埃已随风飘到了日本上空,污染了日本的环境。而近在试验厂数百里之内的几百万中国人民,包括汉人和少数民族,却默默地忍受着所有核污染造成的严重后果。……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二师36团的驻地,离开试验场只有百多里,又处在下风口,那里的核污染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树木光秃;麦子没有麦芒,短短地贴近地面;那里没有虫害,害虫和益鸟早已逃离此地。昆虫动物可以做这种选择,而人却不能。兵团的准军事制度和人身依附的户籍登记制,把36团近万名农工及家眷孩子死死地拴在那里。〞

阿波罗网李华明报道

来源:阿波罗网李华明报道

分享到:

欢迎您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