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pinterest icon RSS订阅禁闻

揭秘中共内斗利器 中南海人人胆寒 现在输出到海外

2018年06月10日 18:11   评论»

中共的不仅用于监控普通中国民众,并且中国公司在积极与中共当局“合谋”,一旦他们进入美国市场,美国国民就可能成为“牺牲品”,被窃取个人资料并被监控。另外,有外媒报道说,监控之一的技术窃听,是中共高层权力斗争的一贯手段,这一手段令中人人自危。据周永康交待令计划曾在胡锦涛办安装窃听器,时间长达三年。

中共的监控手段从国人伸向美国

中国作家王力雄新近出版的政治小说《大典》中描绘了这样一个社会:市场上售卖的每一只鞋子都安装了特殊材料,可以在主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其一举一动发送回由国家安全部门控制的系统。该系统终日跟踪实时记录,等同将国民置于全天候监控中。

在中国大陆,这早已不是惊悚政治寓言,而是真实的、日常的情景。

美国之音6月8日的一篇报道描述了这样一个场景:

有一天你在公司楼下步行穿过一条马路,突然被拦下。交警说你违反了交规并向你索要身份证,你不愿提交。交警马上举起手机对着你的脸拍了一张照片。几秒以后,交警报出了你的姓名和身份证号。

这也不是电影中描述的未来情景,而是现实发生在中国的——这篇报道说,广东深圳市网友“毛焱”在微信公众号上发表的回忆文章显示,今年3月她被南山大队交警拦下后就发生了上述情景,这是中共正在打造的“智慧公安系统”的日常案例。

在另一篇报道中,美国之音引述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民主研究国际论坛”主任香缇·卡拉提(Shanthi Kalathil)说,中共正在研发和推出的一些新技术让《黑镜》这类科幻剧都显得不那么离奇和难以置信,而这些令她感到忧虑:

“如此多的个人信息拼凑出的图景,落入威权政府手中可以有惊人用途。”

这恰恰是美国政府排斥“中国制造2025”的一个主要原因——中国科技公司在积极与中共当局“合谋”,一旦他们进入美国市场,美国国民就可能成为“牺牲品”,被窃取个人资料并被监控。

正如德国智库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的创始人韩博天(Sebastian Heilmann)对香港端传媒表示的那样:

“中国的科技巨头和当局的方向完全一致,大公司和共产党,都对数据十分饥渴,都需要尽可能多的数据。”

韩博天认为,极权政府正利用这些高科技提高管控的精准度:

“可怕的是,虽然不同的科技巨头有着不同的商业目标,但它们都乐意为共产党服务,朝着同一个方向前进。”

美国媒体近日报导,由于美国国持续关注脸书与包括华为在内的4家中国科技公司的交易,脸书在压力之下已表示将在本周内放弃与华为的合作交易。

接着,国会议员们将目标转向谷歌。

今年年初,谷歌曾与华为达成协议,允许华为制造的设备使用安卓(Android)系统发送文本、照片和其它媒体信息。如今这一合作受到美国国会议员审查。

外界认为,华盛顿与北京之间科技冷战正在不断加剧。

近日,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宣布,美国与中兴通讯已经达成协议,对中兴罚款10亿美元(另付4亿美元给第三方托管)后,解除7年禁售令。

这虽然令中兴死里逃生,但协议中有一个条件对中兴来说可能是打在了七寸上——美国挑选的人员将进入集团进行监管,一旦发现违规随时关停。

这个监控阶段有多久?有美媒指是10年。

港媒披露,令计划监听高层长达三年,胡锦涛首当其冲

中共监控自己内部

中共党内权力斗争,异常残酷,刀光剑影。中共的特务机构胜过明代残忍阴险的东厂西厂,也不亚于残暴诡秘的前苏联克格勃。窃听器正是中共党内权力斗争的利器之一,一直被中共党内不同派系运用打击对手。

2012年王立军事件爆发后,、令计划等人密谋政变被曝光。港媒披露,周、令密谋政变的手段之一是窃听,这一招令中南海高层最为震怒。

据《争鸣》杂志2016年7月号报导,前中办主任令计划,曾在时任中共领导人胡锦涛办公室办公桌台灯座下,及红色一号机座内安装窃听器,时间长达三年。

周永康举报交代,令计划安装窃听器是以安装紧急安全钟为名,以中办、中央警卫局、中央军委保卫部名义部署安装,每十天或十五天由专人查,更换窃听资料。

令计划对相关中共最高层领导人的窃听情况如下:

在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时任国家副主席与时任副总理李克强办公室办公桌台灯座下,红色一号电话机座内;在时任副总理王岐山办公室办公桌台灯座下,办公桌座椅底部;中央研究室主任王沪宁办公室办公桌台灯座下,办公桌红色机要电话机座内皆安置了窃听器。

此前,路透社也曾刊发深度报导披露,据一名接近现任高层的消息来源和另外一名听到案件简报的人说,在周永康的授意下,北京国安局局长梁克命令他最信任的人,在中共十八大前夕,窃听总理李克强和他的前任温家宝,他们的家人以及助手的电话。

另外,周永康还曾指令薄熙来、王立军给很多中共领导人建立档案,包括这些人的电话录音,并秘密调查他们的私生活和经济〝犯罪〞。

对像有胡锦涛、习近平、汪洋、贺国强、温家宝等人,此举用意是在中共十八大筹备期间,讹诈及要挟他们同意周永康和薄熙来提出的人事安排。

阿波罗孙瑞后报道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