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pinterest icon RSS订阅禁闻

神秘女洗钱百亿被抓 震惊习近平 潜逃至今 中共权贵都在香港洗钱

2018年06月12日 8:22   评论»

香港作为"一个两制"的特别行政区,又邻近大陆,再加上贸易及外汇自由,已成为富豪、官员走资及移民的热门地方。据报,北京当局日前公布的50名外逃官员中,有2人逃往香港,多人拥有香港,香港作为中共权贵阶层洗钱、走资的中心再次引关注。

这50名涉及职务犯罪和经济犯罪的外逃名单,其中有23人逃往美国,11人逃往加拿大,还有两人逃到香港。两名逃来香港的通缉犯,一人是2003年9月逃至香港、涉嫌受贿的海南省纺织工业总公司前总经理、兼海南兴业聚酯股份有限公司前董事长王军文;另一人为同样涉及受贿的福建厦门公安局党委前副书记、前副局长郑东强,他于2016年1月逃到香港。

外逃美国及加拿的名单中,多人被揭持有香港身分证。他们包括涉及集资诈骗罪的快鹿集团前董事长施建祥,他持有,是电影《叶问3》等电影的总制片人,于2016年3月逃往美国加州。另一名香港佳达利投资有限公司前董事长、北方国际广告公司北京分公司前经理程慕阳,涉及贪污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于2000年8月逃至新西兰和加拿大两国,中纪委早前发出的红色通缉令,显示他外逃时所持证件为香港永久居民身分证。

香港是中共权贵蚂蚁搬家的中转站

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6月10日接受德国之声专访时披露,大陆视香港为一个洗钱(走资)中心,然而,贪官若要觅一个永久匿藏的地方,香港并不是他们的永久地,香港只可以作为一个中途站,可以进行洗钱、或买謢照、或者交托给投资者(白手套)去进行交易的地方,所以香港对一些贪官来说,只是一个跳板。

香港是亚洲的现代化国际金融、服务业及航运中心,连续24年蝉联全球最自由经济体。它位于南海北岸、以及珠江口东侧,北接广东省深圳市,自香港主权1997年回归大陆后,香港就成了中共权贵阶层洗钱的基地。

吕秉权表示,香港是中共领导人及权贵家族洗钱走资的理想地方,他们通过代理人在香港有一定的运作并幅射世界各地,一些嫡系家族都有颇具规模的运作。他们不会用自己的真实名字丶也不会高调展示自己的运作模式,几乎全部权贵家族都这样运作,这成了大家一个共识,只要在上没有大的差池,这些权贵家族也不会出乱子,因为大家有一个利益互相制衡。

他表示,除非像薄熙来,或一些嫡系出了问题,资产才会被调查。

此外,吕秉权还认为,从整体来说,香港只是一个运作的跳板,权贵家族的长期资产或最大资产的储存,并不会长时间留在香港,反而是在外国私密度更高丶运作更隐藏的地方,香港只不过像蚂蚁搬家其中一个中转站而已。

香港是大陆洗钱走资的理想地

吕秉权续指,由于香港地理位置邻近大陆,言语又相通,再加上与大陆的联系以及融洽度高,如果大陆的贪官,要洗钱或转移资产,香港可以说是一个颇为利便的地方,它有多重漂白,可以掩人耳目;经过三丶四重的漂白,从而难于找到资金来源。

此外香港也有很多的办事处,这些公司因为不用披露账目,难于调查背后所牵涉的人物,再加上香港与世界各地的投资金融机构联系相通多,投资选择也相对多,所以,如果贪官的犯案未东窗事发,吕秉权认为,香港是他们洗钱走资的理想地方,这也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多名政治局高层被曝在香港洗钱

中共权贵家族在香港洗钱的数量庞大,不少中共政治局委员家族在香港经商、洗钱,并在海外设有离岸公司。

如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军中最爱”、军委前副主席2014年6月落马后,媒体就曝出90后大陆女子替徐才厚家族在香港“洗钱”100亿港元的消息。

再如2017年1月被当局从香港抓捕回大陆的明天系掌门人肖建华,他被指是中共二号人物曾庆红之子曾伟的“白手套”。

肖建华的“明天系”是最早为江泽民利益集团捞钱洗钱的一个机构,背后涉及江泽民、曾庆红、贾庆林、刘云山、张德江、李岚清等多家江派高层家族。

肖建华被指与曾庆红的儿子曾伟、前央行行长戴相龙的女婿车峰、前国防部长梁光烈的儿子梁军、周永康之子周滨、贾庆林的女婿李伯潭等多名江派“太子党”关系密切。

另据2013年开始陆续曝光的“巴拿马文件”显示,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江泽民的心腹贾庆林家族,他的女儿贾蔷、女婿李伯潭及外孙女李紫丹持有香港身份证外,还拥有多家离岸公司;同时还有中共江派前政治局常委张高丽女儿张晓燕、前政治局常委刘云山儿媳妇贾立青等人也拥有离岸公司和香港身份证。

徐才厚卷入高达港币百亿元的洗黑钱案

据2014年7月3日中央社的消息,军事委员会前副主席徐才厚涉贪被查,引起外界高度关注,而当时香港就疯传,徐才厚卷入高达港币百亿元的洗黑钱案。

2015年,香港经济日报报道说,这起洗黑钱案于2012年底发生,当时一名来港的大陆女子被揭发利用香港的银行户头洗黑钱,金额高达100亿元。

这名女子名叫赵丹娜,只有22岁,无业,这种身分令人怀疑金钱的来源。

2013年6月,赵丹娜被警方拘捕,12月她获准以港币3000万元保释外出。2014年1月7日,她没有依照规定到香港警署报到,不知所踪。

表示,3000万元保释金不是小数目,赵丹娜的举动引起了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高层重视,外传行政长官梁振英向中国大陆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汇报此事。

据表示,国家主席习近平也“惊闻详情”。

文章指出,3月19日,这起弃保潜逃案的担保人到香港法庭应讯,以便决定是否充公保释金,当时大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报导了此事。

文章表示,中共中央级媒体突然关注这起案件,似乎带出某种讯息,“须知道,3月15日,中共中央决定对徐才厚涉嫌违法违纪进行组织调查”。

文章以质疑的口吻说:“这是否意味着两者有一定关联呢?”

文章也提到,按照保释条件,赵丹娜不能离开香港,但她一直不见踪影,可能已经离港。外界传闻,她获得徐才厚女儿的帮助,由“驻港解放军护送离港”,因驻港部队的军车进出香港毋须检查。

时至今日,洗钱100亿港币赵丹娜还是逍遥法外,让中共和香港的司法双双沦为笑柄。

来源:阿波罗网杨阳综合报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