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pinterest icon RSS订阅禁闻

违约进入下半场:居民破产!

2018年07月09日 8:14   评论»

作者:米筐三万

01

率飙升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陈彦斌在中国宏观经济论坛上表示:

部门杠杆率高达110.9%,已经超越美国。截至2017年末,中庭部门的杠杆率高达110.9%,甚至已经高于美国家庭部门的杠杆率水平(108.1%)”

但是我国率(48.4%)低于发达经济体的平均水平(76.1%),怎么能算是高呢?

陈副院长又解释道:“由于中国居民收入占GDP比重偏低,所以家庭/GDP的测算杠杆率方式会低估中国家庭部门债务问题的严重性。以家庭债务/家庭可支配收入测算。”

“哦,原来是换了个算法。”老王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继续低头啃馒头。

“这玩意儿还用分析?你就看咱身边谁家没贷款吧?咱邻居家的小刘,结婚都是贷款。”老王媳妇边吃饭边说道“咱儿子才多大,我见他这两天在研究,你可得防着点。我琢磨这事很危险。”

确实,中国这几年居民杠杆上升有些快。几乎到了无人不贷的地步,买车、买房、信用卡、花呗,手机支付伴随着提前消费大爆发。首付贷、信用贷、消费贷、经营贷、裸贷,“贷贷相传”。

截至2017年末,中国家庭部门杠杆率在过去5年上升了18.7个百分点。相比之下,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前,美国家庭部门杠杆率在5年之内的上升幅度也不过18.8个百分点。

那么居民债务违约会爆发么?答案是肯定的。

02

居民违约的必然性

这并不是危言耸听,原因也非常简单:中国所有的违约主体,都和偏好息息相关。换句话说,中国所有的违约潮,都是银行放出来的。

不信,我们来一起回忆下银行的两次放贷轨迹。

2008-2010年的四万亿信贷狂潮中,银行追着企业营销贷款。现在我们很难想象的到,当时银行放贷员几乎是追着企业主放贷的。

“1亿有点少吧,王总,3亿,我们利息给的特别低。”

企业主也几乎是做梦都要笑醒“嘿嘿,这便宜占得。”然而悲剧了,中国经济增速自2010年起,直线下滑,10%一去不复返。

经济下行叠加宏观调控,企业经营回款变差,无法偿还债务。

那时候银根紧缩,又使他们借新还旧难度加大,慢慢就发生债务违约了。

于是,一大波中小民企开启死亡之路。

银行经过这次教训,自然是吃一堑长一智。

2014年11月,央行突然宣布“降息+降准”,新一轮货币宽松启动。银行又要开始热火朝天地做业务了。然而找什么客户群体做业务呢?

宏观经济形势其实并没有显著好转,只是政府用基建、房地产等传统托底项目来支撑经济增速,以便实现经济软着陆,同时也启动了供给侧改革,对一些大型企业有较大帮助。

中小微企业并没显著好转,银行们也还没忘记过去几年中小微企业的痛苦回忆,不敢涉足这一领域,自然对它们“惜贷”。

银行们变聪明了。不借给中小微,借给大公司吧。上一次小公司倒了,大公司应该不会吧。

于是乎,银行借贷部对大公司们授予了无限开火权。上市公司、国企城投公司等等拉开了疯狂借贷的序幕。

结果,也就是大家今天所看到的,今年发生了“违约潮”,绝大多数都是这类上市公司;爆雷的绝大多数理财平台,背后也都和地方国企、地方债务有关。相反,我们的民企违约很少。

为什么?因为经历过上一次银行送福利,民企2013年开始早就收敛多了。而国有企业,因为上一次的幸存者偏差,被各大银行追着加杠杆。

难怪有些银行内部人员开玩笑:“这些倒掉的企业,都是银行追着放贷喂死的。”

这是前两次放水的历史记忆。我们也已经都知道,所有债务都在往居民端成功转嫁。我们试着把自己放在银行放贷的位置:

当前民企杠杆率低迷,国企在主动降杠杆,雷已经在陆续爆了,企业端要收紧信用。挑兵挑将,请问整个社会,还有谁?

答案只有一个:居民。这个社会最小的经营主体。

当银行开始追着居民借贷的时候,已经注定下一轮违约主体是居民部门。

03

当办信用卡的频频给你打电话,当额度短时间内快速提高,额度没有最大只有更大,你有没有感受到一丝凉意?

那么我们居民部门面临的风险,在哪里?很多人一张口就是房子,是房价要跌了。

事实上,我们太多人把精力放在了研究投资物涨跌上,而往往忽视了,我是谁?这个简单,而又饱含哲学问题。

要知道,一个完整的交易,不仅包含标的物,还包含你我他,投资主体。

所以,一次投资,所面临的风险,不仅来源于投资标的风险,还来源于投资主体。也就是我是谁?我的能力如何?我承担风险的能力如何?

我,我是谁?这个哲学第一大难题,在投资中,才是投资者该解决的最大风险。

希望那时候,大家都好好的,毕竟天台很拥挤,风很大,就不要去排队啦。

来源:米筐三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