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pinterest icon RSS订阅禁闻

毛粉披露:习近平不批准将毛诞辰设为法定节日

2016年12月27日 7:22

今年12月26日是已故党魁诞辰123周年纪念日,官方毫无动作,各地则纷纷举行庆祝活动,并称此日为“人民节”。有毛粉透露,习当局不同意将毛泽东生日作为法定节假日。

毛泽东冥诞日,虽然官方并无举办纪念活动,但是各地均有民间发起的纪念活动。毛泽东的故乡湖南韶山,数万人拉横幅举红旗纪念毛泽东诞辰。在25日上午,韶山还举办了一场健身长跑赛暨纪念毛泽东诞辰活动,各地毛粉一千多人参加。据报道,主办方特别邀请遵义、井冈山、延安等“革命老区”的群众参赛,又在现场设置多个小型展板,回顾毛泽东的一生。

山东临沂毛粉模仿文革服饰庆祝毛泽东生日(网络图片)

此外,福建福州当天也举办一场名为“纪念毛泽东畅游长江50周年”的冬泳活动,200多名冬泳爱好者在闽江公园华龙园下水,游泳长度为一公里。

山西大学众多学生与民众在毛泽东雕像前升起写有“人民当家作主”等红色灯笼气球,并播放当年歌颂毛泽东的歌曲和音乐,还打出不过“圣诞节”,要过“人民节”的标语。

毛粉:中共中央不同意设立“人民节”

82岁的四川乐山老人刘金华26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说,改革开放以来当官的富了,多数人相对贫困。所以广大群众怀念毛泽东时代。近期有人要求中央将12月26日定为法定假日,高层不准:“中央出了文件,都在否定毛泽东。乌有之乡的负责人写了一博客,就是关于‘人民节’的问题,有人给他打招呼,纪念活动可以搞,但是不能够提人民节。因为人们要求把毛泽东的生日作为法定节假日,他说中央不同意”。

被问及今年各地民众纪念毛泽东的情况时,这位毛粉说:“各地都在搞,特别是毛主席的家乡,那是几万人。还有北京、天津,河南、山东都有”。

:毛左的思想误区

当今的中国,毛左思想还大有市场,毛粉成员不只赤贫的底层民众,也不乏大学教授等高级知识分子。

当年大搞“唱红打黑”,被视为毛泽东当年“打土豪”、“工商改造”的翻版。薄熙来也因为企图复辟“毛时代”而在毛左中获得极大声望。薄也曾打算依仗江泽民的支持,籍此路线冲击中共最高权力宝座,但其政变阴谋因王立军出逃事件而付之东流。

旅美经济学家何清涟曾分析,毛粉的理想就是回到毛泽东时代,从社会阶层分布看,其主体是中国的社会底层、已届退休年龄的党政事业机关干部,以及少部分文革结束后被当作“三种人”清算的人士。从地域分布看,主要集中在老少边穷地区。

毛粉中的主流意见认为一党专制没有问题,只是如今的政府腐败恶劣,资本对工人阶级的盘剥、社会财富分配不均成为各种社会矛盾的根源。因此,他们臆想了一个毛泽东时代,并将公平、清廉、没有贫富差距、人人都有工作等理想当作毛时代的特点,努力要求回到计划经济的毛时代,认为当今社会的诸多问题都是市场经济造成的。

对此,何清涟曾在《诅咒市场经济错在哪里?》(2013年7月13日)一文中指出这篇网文犯有两大常识错误,一是偏离了计划经济下中国的实际情况;二是忽视了市场经济的影响依赖于制度,政治制度不良,推行经济市场化的结果必然是权力强干预下的半吊子“市场经济”。该文所列市场经济下产生的大多数问题(除了失业之外),在民主国家的市场经济中很少出现;即便在许多发展中国家,这些问题也不如中国严重。

毛粉有意忽视毛时代的中国是毛泽东暴政管治下的巨大动物庄园。毛用逆向身份歧视的方式取得社会底层的支持,用阶级斗争打压上亿人口的庞大人群,制造社会恐惧,实现以红五类为主的社会群体对黑五类的阶级压迫甚至肉体灭绝,整个社会极度贫困化,生活物质需要依靠票证配给。因此,毛粉要求的理想社会其实是专制+财富平均分配+打击政治贱民。

何清涟分析,重庆事件后,查出一些毛左知识分子得到薄熙来权力集团资助而为之鼓与呼的情况,就说明毛左的公平与为弱势代言角色,其实是个噱头。相对来说,右派自由主义者本能疏离权力,保持对权力一份警惕,从而独立性相对要强一些。但是,由于极权体制下权力的无所不在,使右派自由主义者在生存需要下,常常也显得独立性坚守不足。

而那些与权力长期媾合的,假借学术名义而替权力呼号的吹鼓手们,他们长期寄生于权力体制,事实成为权力的衍生体,他们当然从骨子里抗拒。如重庆事件后暴露出来的那批毛左们,当然还有一大把打着马列旗号,为极权辩护而抵制人类普世文明的学棍们,他们对反腐是抵制的,他们会通过各种形式来抹黑反腐,消解反腐的正义性。

于飞报道

来源:阿波罗网于飞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分享到:

欢迎您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