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pinterest icon RSS订阅禁闻

川普谋士揭秘中共"取代美国百年计划" 美国受骗帮实现

2016年12月29日 9:39

的外交策士之一白邦瑞曾是一个典型的亲共派,在1997年后逐步从中共的欺骗中醒悟,转变成一个反共派。白邦瑞在其书中披露,中共有关个韬光养晦“取代美国”的计划,而美国却被中共的手段欺骗,在帮助中共实现这个计划。有分析指,包括白邦瑞等一些对中共持鹰派观点的“屠龙者”聚集在川普的大旗之下,肯定会为未来关系带来转变。

12月28日,美国之音报道,一位美国老牌儿出了一本书,写下了自己间谍生涯中犯错、被忽悠的历史,这本书就是《百年中国取代美国称霸全球的秘密战略》(The Hundred-Year Marathon: China’s Secret Strategy to Replace America as the Global Superpower),作者迈克尔·皮尔斯伯里(Michael Pillsbury),中文名字叫白邦瑞。

1969年,24岁的白邦瑞就被中央情报局和联邦调查局发展成为间谍。当时他在联合国秘书长办公室任职。这个办公室里汇集了全世界各国的工作人员,而白邦瑞是那里唯一的美国人。这位菜鸟间谍接受的第一份任务就是设法接近办公室里的苏联同事,从他们口中得到苏联最高当局对中共的看法。这是当时的事务顾问基辛格博士交代下来的差事,以帮助他筹谋秘密接近中共的计划。从这一天开始,白邦瑞就开始了他长达四十多年对华间谍工作的生涯。

从90年代开始,他几乎每年都到中国访问,广泛接触中共的军方、学界和政府里的各阶层人士。中共方面其实也知道他是干什么的,但还是为他敞开了一些外界不能接触到的敏感资料,结识了一些身份敏感的中国人。这就使他在了解中国方面具有了别人所不具有的视野和人脉。白邦瑞汉语流利、精通中国文化,是美国情报界里一个名副其实的中国通,因此他对中共的看法和建议很受重视。

他的公开身份横跨政、学两界,效力过从尼克松到奥巴马的历届美国政府。白邦瑞曾经在美国国防部当过高官,也曾经在美国参议院的各种委员会工作过。他担任过著名智库兰德公司的分析员,也在哈佛大学当过研究。白邦瑞目前是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的中国战略中心主任,并且是外交关系学会和战略研究国际研究所的成员。

在美国的政府和民间,对如何处理美中关系分为“拥抱熊猫者”鸽派和“屠龙者”鹰派这两个流派。

白邦瑞在他的书中承认:他曾经是一个坚定的“熊猫拥抱者”,多次建言美国政府要从技术上和军事上帮助中共,因为他相信:中国的经济发展了,中共就会走向民主,变得和美国一样。即使在1989年六·四事件之后,他的对华鸽派立场也没有改变。1997年,白邦瑞受邀来到广东省的东莞,参观哪里的乡村基层民主选举。通过同当地村民直接用汉语交谈,他才发现所谓的民主选举根本就是作秀。

在这之后,美国国防部和中央情报局委托他起草一份调查报告,主题就是中共如何欺骗美国。白邦瑞为此接触了一些绝密的情报和内部文件,同一些叛逃美国的中共前官员进行了交谈,这时候他才意识到:敢情他一直都在被中共忽悠。中共向他开放机密文件,介绍他认识中共军方和情报界的人士都是这种欺骗计划的一部分,目的是要通过他来影响美国的决策者。

在《百年马拉松》这本书中,白邦瑞论述了中共对美国和西方进行战略欺骗的历史和目标。他认为中共自从1949年毛泽东时代开始,就有一个雄心勃勃的计划,那就是使中共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的霸主。为了实现这个计划,中共一定要得到美国和西方国家的帮助,在经济、科技和军事方面强大起来,所以中共一定要隐藏自己的真实战略意图,卧薪尝胆,韬光养晦,在2049年的时候一举超越美国。这就是“百年马拉松”的由来和全书的中心内容。

美国之音评论,要说中共在毛泽东时代就心存取代美国霸主地位的野心,实在是有点匪夷所思,因为中国当时非常贫穷。可是回想大跃进时期官方提出的“超英赶美”的口号,白邦瑞的说法似乎又不是无迹可寻。

白邦瑞在书中写道,这个在百年内取代美国的计划,并不是写在纸上,藏之于中南海那个保险箱中的秘密文件,而是置于中共历代领导人心中。他们从不怠懈,一直朝着这个方向奋斗。他们要瞒天过海,向美国人示弱,不能引起这个超级大国的注意,还要得到美国人的全面帮助。

让白邦瑞痛心不已的是:帮助中共实现超越美国目标的恰恰是美国人自己!

在他的书中,白邦瑞用了不少篇幅来比较美国对苏联和对中共的不同。在冷战中,美国对付苏联是针锋相对、毫不容情。而美国对待中共却是感情复杂,硬不起来。这可能是因为不少美国人同情中国在近、现代史上被人欺负的遭遇。白邦瑞回忆自己在读研究生的时候,老师在课堂上痛陈列强欺压中国的劣迹。这些同情中共的人中包括一些著名学者、外交家和前们,而他们对制定美国的对华政策拥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白邦瑞列举了美国对中共的五大认识误区:

1.同中共交往会带来美中之间的全面合作。事实上,中共在许多重要问题上都和美国唱反调,而同美国的敌人结成盟友。

2.同中共交往会让中国走在实现民主的路上。越来越多的美国对华专家已经意识到:这只是一个梦幻。中共的专制资本主义制度使得经济迅速发展,中国共产党的统治地位更加牢固。

3.中国是一朵娇嫩的花朵,需要美国和西方的帮助。白邦瑞谈到自己 访问中国大陆的时候,那些中共的陪同人员毫不隐讳地大讲中国经济和政治方面的各种严重问题,给美国人的印象是:如果美国强压中共搞民主选举和司法独立,就会使得中国垮掉,从而祸乱。实际上,中国的经济强劲得很,最早会在2018年超越美国的GDP。

4.中共也想变得和美国一样。美国人的傲慢自大使得他们相信别国都渴望变成美国。实际上,两国对战略问题的认识和思路截然不同。中共非常自豪能够把对手玩弄于股掌之上的欺骗手法。

5.中共的鹰派们成不了气候。许多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都认为,那些活跃于中共各种媒体上的军界和学界的鹰派人物并不能代表中共的主流,而是一些只会纸上谈兵的“赵括”们。但是白邦瑞认为,这些鹰派言论恰恰正是代表了中共民族主义的民意,而且越来越成为媒体上的主流声音。

白邦瑞认为,这些对中共的迷思存在于美国和西方的学界、智库、金融机构和政府当中。他指斥有些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为了自己同中共的经济利益,为了害怕得不到去中国的签证或者得不到研究资助而不敢面对事实。白邦瑞之所以能够痛陈这些迷思和误区,就在于他本人就曾经是这些迷思的信奉者。而这种对中共误判的结果就是美国养虎为患,让中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迅速成长为一个强劲的对手。

当然,《百年马拉松》这本书也并不是一味罗列美国被中共欺骗的惨痛教训,作者也提出了应对中共战略欺骗的方针:那就是学习中共的战略来反击中共的对美战略。白邦瑞在全书的最后一章举出了12项美国应该采取的反击步骤,其中包括要认清中共真实的战略目标,制定出一整套对华竞争的战略计划等等。

《百年马拉松》一书在2015年出版后,得到包括中央情报局前局长伍尔西在内的一些专家学者的赞扬,但是也有人对他书中的观点不以为然。

目前,和《卧虎》的作者纳瓦罗教授一样,白邦瑞也是川普的外交策士之一,而且有消息说他可能会在川普总统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中负责亚洲事务。

美国之音认为,一些对中共持鹰派观点的“屠龙者”聚集在当选总统的大旗之下,肯定会为未来的美中关系带来变数。

白邦瑞新书更多细节

2015年2月2日,《华盛顿自由灯塔》报导说,自从尼克松任总统以来为历届美国政府研究中国政策和情报问题的分析师 Michael Pillsbury说,在超过四十年里,中共领导人麻痹历任总统、内阁部长和其他政府分析家以及决策者们,令他们错误地评估中共是一个值得美国支持的良性力量。

Pillsbury在本周出版的新书《百年马拉松》中总结说,这个秘密战略以制造资金、技术和专业知识的大规模转移,提振共产党和军队里的超级鹰派,现在在采取步骤追赶并试图超越美国。

这本书也首次披露了被视为美国最重大的战略开局之一的1970年向中国的开放,不是由当时的尼克松国家安全助手基辛格启动,而是中共将领因为担忧中国被莫斯科吞并,而向苏联打美国牌。

一些敏感细节被政府删除,然而,这本书的整体披露了中共的秘密战略,它是十年来美国政府内部信息最重要的一个发布。

“这凸显了书的重要性。”Pillsbury说,“它向中共发出一个信息:我们不是对你的想法毫无所知。”

Pillsbury也披露了一名脱逃中共者曝光北京从1995-2000年发起有效的游说运动,导致就在中共因天安门屠杀被制裁几年之后,美国国会批准给予中国最惠国待遇。

这种隐蔽的影响力运作发生在美国人担忧中共人权侵犯情绪高涨的时候。然而中共得以诱惑美国领导人作出关键战略贸易让步。

这个隐蔽影响力计划是由Pillsbury采访的一名脱离中共者披露的。他一共采访了六名出逃者。

出逃者披露了中共在其所称的百年马拉松计划当中试图对美国所做事情的细节。

Pillsbury说,中共鹰派在内部文章中披露了他们要如何从中国历史当中吸取教训,要如何在美国来不及反应的时候超越美国。

自由亚洲:美中关系面临重大转变

2016年12月22日,自由亚洲分析文章表示,此时的美国政界、学界和外交界,正面临着对华思维范式的重大转变。在这个转变中,对华关系的乐观派转为悲观派,亲中派转为反中派,主张以合作为主派转为以竞争为主派。这种对华思维范式的重大转变,以学界的中国问题专家兰普顿(David Lampton)和政界的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为最。

兰普顿在2015年两次谈到美中关系处于临界点,2016年7月再次表示,他对美中关系的走向“深表忧虑”。他说,美中两国正面对一个不确定的局面:两国人民都视对方为更大的威胁,两国军方也把对方视作最大的敌手。他还说:“尽管美中关系的根基还没有坍塌,但是美国日益倾向于把中共看成是美国赢得全球主导权的一个威胁,而在中国,越来越多的精英派别与民众把美国看作是阻止中共获得应有国际地位的一个障碍。”

有人批评,兰普顿的这种关于中美关系面临“临界点”的说法不符合事实,夸大了当前中美关系消极面的影响。可是政界和外交界的重要人物白邦瑞要比兰普顿走的更远。他曾在尼克松时代主张“联中抗苏”,是一个典型的亲中派,但现在是反中派。他在2015年出版的新书《中国百年马拉松:中国称霸全球的秘密策略》中表示,中共自1949年以后就有一个要在百年之内取代美国成为世界老大的复兴梦,而这些年中共用一种伪装的很好的假像,使美国产生了中共没有野心不会称霸的幻想。他因此而承认“我们这些亲中派都彻底错了”,并敦促华盛顿放弃幻想,将中共视为竞争对手,而不是合作对像。

白邦瑞的论断“我们这些亲中派都彻底错了”,似乎已经被川普接受。前惠普女总裁菲奥莉纳十二日和川普会面,花了不少时间谈中共,之后她透露,中共“可能是我们最重要的对手及崛起的对手”,这应当就是川普的意思。把中共视为最主要的对手,似乎将会成为川普上任后对华关系的主要基石。

于飞报道

来源:阿波罗网于飞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