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pinterest icon RSS订阅禁闻

习近平亲自把关 解放军新人事逻辑大解构

2017年09月07日 13:05

文章取自网络,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来源:香港01

习近平亲自把关 解放军新人事逻辑大解构

十九大召开还有一个半月的时间,解放军率先启动换届人事调整,包括刚刚就任新职的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李作成、陆军司令员韩卫国和空军司令员丁来杭。

按惯例,他们将在随后召开的十九大进入中央军委,担任军委委员,甚至不排除他们之中有人会更上一层楼,出任,即解放军现役将领能够获得的最高职位。

中国军媒披露,习近平对解放军高级选拔配备高度,亲自筹划高层班子调整配备,亲自把关确定原则,亲自部署军级以上干部大范围交流,亲自同新提升的战区级干部和重要岗位军级干部谈话,就政治要求、打仗能力、实践历练、廉洁自律等方面提出殷切期望。

“东南军“依旧多人上位

习近平早年曾长期任职福建,且与当地驻军多有互动,外界将中共十八大之后出身于南京军区,尤其是驻地曾在福建的第31军出身的将领统称为“东南军“。8月31日上午,中共北京卫戍区第九次代表大会闭幕。韩卫国首次以解放军陆军司令员身份亮相,他的前任李作成此前已出任中共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

据知,现年61岁的韩卫国,是解放军建军90周年内蒙古沙场阅兵的总指挥。 韩卫国曾长期在南京军区服役,曾任职于第31军。2013年12月30日,他首次以北京军区员身份出现在公开报道。2016年2月,任中部战区司令员。在五大战区司令员中,他是唯一一位由“正大军区“副职晋升,也成为五大战区中最年轻的司令员。2017年7月28日,韩卫国晋升上将军衔。 鑑于韩卫国的第31军服役经历,他也被纳入“东南军“行列。

习近平亲自把关 解放军新人事逻辑大解构

同样被视作“东南军“的还有海军苗华、北部战区司令员宋普选、武警司令员王宁、武警政委朱生岭、北京卫戍区政委姜勇,大学校长郑和,军委训练管理部部长黎火辉等人,他们都曾在第31军服役。有消息称,苗华即将执掌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宋普选则被指将接手中央军委后勤部。如果这些消息属实,意味他们都将在此后的十九大进入中央军委——中共军方最高权力和决策机构。

他们均被指与习近平有过交集,“东南军“多人上位亦是不争的事实。但也有观点认为,不能简单地将他们有过某些共同经历就归结为某一派别,更不可能的是,他们仅凭某一经历就能够担当大任。这种简单化的分类,某种意义上并不能反映现实。

军中“红二代“冒起

“东南军“外,军中“红二代“也被认为深受重用。此前已退役的总后政委刘源、刚刚卸任空军司令员的马晓天,以及现任总装部长张又侠都被归为此列。

刘源为中国原国家主席刘少奇之子,马晓天是中共开国大校马载尧之子,张又侠则是中共开国上将张宗逊之子。 传闻称,中央军委副主席有可能由原来的2名增至4名,除了军委副主席许其亮连任外,还包括张又侠、火箭军司令员魏凤和,以及刚刚调职的李作成。 多数观点认为,出身军旅世家,有战斗经验,军中资历深厚的张又侠是军委副主席的识任者。

习近平亲自把关 解放军新人事逻辑大解构

另外,可能出任中共军委装备发展部长的战略支援部队副司令员李尚福,同样也是一位军中“红二代“。李尚福的是老红军李绍珠,曾参加朝鲜战争,官至铁道兵西南指挥部副司令员。 值得注意的是,据《多维新闻网》早前统计,从2015年末军改启动至今,共计至少10名拥有红色“血统“的将领履新,形成某种意义上的“接棒“态势,李尚福是其中之一。

另外,现任武警部队司令员王宁,同样是红二代出身,仕途前景被外界普遍看好。有传闻称,王宁或已是中共新军委成员的考核人选之一。 1955年出生的王宁属于根红苗正的“红二代“。他的父亲曾任南京军区副军级干部,岳父则是中共开国中将、南京军区原政治委员杜平,舅舅则是南京军区原司令员固辉上将。

年轻一代的红二代将领也开始崭露头角,刚刚出任海军副司令员的冯丹宇便是其中之一。冯丹宇此前的职务是中共中央军委装备发展部副部长,祖父是冯玉祥。他“名门之后“的身份也引发关注。他被认为是未来海军司令的继任人选。 陆军副司令员尤海涛也是其中一位,他的父亲是开国少将尤太忠。但他一直在一线作战部队任职。

“实战派“将领跃升

习近平反复强调,“能打仗、打胜仗“是强军之要。因此,有过实战经验的将领也颇受重视,李作成便是其中的代表人物之一。李作成刚刚由陆军司令员调任联合参谋部参谋长。联合参谋部是中共中央军委作战筹划、指挥控制和作战指挥等核心机构,是中共军方的“大脑“。

据了解,李作成现年64岁,曾参加对越作战。他曾率连队与越军连续作战26昼夜,歼敌194名,全连因此立下集体一等功,被中央军委命名为“尖刀英雄连“,李作成亦被授予“战斗英雄“称号。在1982年的中共十二大上,李作成当选主席团成员。 但在江泽民、胡锦涛执政期间,这位越战英雄仕途不算顺利,先是在师长、军长阶段就驻步11年;后来又被调任广州军区副参谋长、成都军区副司令员等非主管职近6年。直到2013年7月,他才出任成都军区司令员;2015年12月31日,出任陆军司令员;2017年8月,出任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

普遍认为,习近平快速提拔李作成这位越战“老将“,主要看重他的实战经验。“专司主营备战打仗联合作战指挥“的联合参谋部,由一位有作战经验“老将“执掌可谓实至名归。

中共在“军改意见“中写明,“坚持向打仗聚焦“、“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是习近平对军队的要求。而目前中共军中也不乏获得重用的“实战派“将领,他们也是习近平重视和可以依赖的力量。“

上文提到的张又侠,同样也曾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先后两次参与中越战事,是为数不多的拥有实战指挥经验的现任解放军高级将领。 另外,在习近平的军中班底中,还有东部战区司令刘粤军和西部战区司令赵宗岐,都有相当的对越实战经验。其中刘粤军参加过中越边境战争、法卡山作战和支援边疆作战,曾多次立功。

另外,1964年8月出生陆军参谋长刘振立也有实战经历。他1986年参加对越作战,2009年授少将军衔,2014年任第38军军长,2015年夏任武警部队参谋长。2015年12月31日,出任陆军参谋长。 公开报导指出,对越作战中,刘振立带领连队在敌前沿坚守1年多,共36次击退敌人进攻,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后的胜利,战后荣立一等功,之后又曾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三次。

从实战经验上看,其他岗位也不乏实战经验丰富的军官。比如,内蒙古军区司令冷杰松,曾经在1986年8月率侦察连赴老山前线,因出色完成任务,1987年12月,被中央军委授予“侦察英雄“称号。

用人不拘一格

此外,一些高级将领的海外留学背景也惹人关注。例如国防大学校长郑和,是俄罗斯伏龙芝军事学院毕业的高材生,主攻战役战术,解放军将领刘伯承、左权都曾求学于此。他曾长期在南京军区服役,先后担任过陆军第31集团军参谋长、南京军区副参谋长等重要职务。2012年底出任总参军训部部长,2015年夏转任成都军区副司令员,2016年任军委训练管理部部长,2017年1月转调军科院院长,半年后出任国防大学校长。

前文提到的李尚福,不仅是一位“红二代“,更为重要的,他还是中国卫星发射领域的专家,曾任西昌卫星发射中心主任、绕月探测工程发射场系统总指挥、嫦娥二号发射场区指挥部指挥长、总装备部司令部参谋长等职。 2017年2月,探月工程重大专项领导小组开会,李尚福以副总指挥身份出席,并带出其新职务“战略支援部队副司令兼参谋长“。

战略支援部队是解放军新型作战力量,探月工程副总指挥在此任职,凸显了其“高、精、尖“的特点。 有评论称,李尚福的研究让解放军在未来的太空战场中有了立足之地,现代战争打的就是科学技术与现代化装备。而他军委装备发展部部长走向,可以称得合乎专业,也符合中国军队装备发展迈向“高、精、尖“的战略趋势。

西部战区副司令员刘小午,据称也是一位军事科技专家。作为中国军中“高学历人才“,他拥有国防大学作战指挥专业、美国曼哈顿大学电脑双硕士学位,是国防大学的讲师,原广州军区司令部高级工程师。

自习近平上台后,“能上能下“被视为人事的考量之一,能者上庸者下,不光是当局的用人新思路,更是最基本的原则。在已经确定和即将确定的中共高级将领调整中,“红二代“和“东南军“被认为是中共最高领导人最为倚重的两大特殊群体。 但事实上,不只是“红二代“和“东南军“绽放光芒,诸如“实战派“将领,或某一领域颇有建树的军事专家等高级将领,也在相应的职位上发光,大有“不拘一格用人才“之势。
_(网文转载)

分享到:

欢迎您发表评论: